今天是:

网站支持IPv6

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征地补偿普法案例

发布时间:2019-12-17 10:22     来源:广西法严律师事务所张海裕   

【案情简介】

20121023日,南宁市区某村委会某生产队(以下简称生产队)与广西某投资有限公司签订《征收集体土地补偿安置协议书》,确定因国家建设需要,需要征收生产队集体土地面积为30亩,补偿金额如下:土地补偿费63万元,安置补助费为86万元,青苗费补偿费为9万元,签订《征收集体土地补偿安置协议书》后,公司将征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及青苗补偿费支付到了生产队的帐户上,20146月份,生产队召开全体户主代表大会表决通过具体的分配方案,并报所在镇人民政府备案,此次表决通过分配方案为确定每个集体组织成员分得补偿费3万元,并于20148月后开始发放,同时生产队以韦某已出嫁,不再是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为由,拒绝向韦某发放该款项,韦某不服,经双方协商无果,韦某遂向人民法院提出民事诉讼,其要求法院判令生产队向其发放征地补偿款3万元,理由是韦某的户户籍一直是生产队,从未迁出,属于生产队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理应分得征地补偿款,生产队的行为侵害了其合法权益,请求法院支持其所提出诉讼请求。

调查与处理

    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是韦某是否具有生产队所在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韦某的诉讼请求是否应当得到支持,生产队及韦某围绕着争议焦点进行了举证质证,并各自发表了辩论意见,最后法院作出判决,认定本案系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权益纠纷,根据《最高人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之规定,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时已经具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人,请求支付相应份额的,应予支持,本案中,韦某的父亲一直在生产队,从未迁出韦某出生户口跟随其父亲一直也在生产队,韦某出生时就原始取得生产队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期间,虽韦某与他人结婚,但户口未转成非农户口,也未在夫家取得较稳定的社会保障,故其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并未丧失,故韦某提出的要求生产队分配征地补偿款3万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判决支持,一审法院判决后,生产队不服,向中级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驳回生产队的上诉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法律分析】

土地是农民的“生命线”。随着国家农业体制改革和城镇化建设步伐的加快,妇女已成为农业劳动的主要从业者,土地更是现今我国农村留守妇女最基本的生产资料和最主要的生活保障。然而,她们的土地权益却屡遭侵害。实践中,农村妇女土地权益受侵害的现象主要分为五种具体情形,即“农嫁农”妇女两头失地、“农嫁非”妇女土地权益被剥夺、招上门夫婿的妇女土地权益遭限制、离婚或丧偶妇女土地权益得不到保护、未婚女青年的土地权益受损。 从法律的角度来考察,农村妇女土地权益受侵害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立法不完善,即保护农村妇女土地权益的法律体系与内容存在缺陷,村民自治与村规民约违法;二是法律实施不到位,受父权和男权思想、资源紧张与利益驱动、市场发育程度低、妇女法律素养不高等因素的制约,现有法律未能得以畅通实施。 由于农村妇女土地权益问题关系到广大农村妇女的生存与发展,能否切实保障农村妇女的土地权益将直接影响到农村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秩序的稳定,故探讨和解决该问题的对策,具有巨大的现实意义。根据农村妇女土地权益受侵害问题的成因,可以采取以下措施加以解决:通过弥补法律缺陷、理顺村民自治与法治的关系等完善保护农村妇女土地权益的立法;摒弃旧文化、预留机动用地、促进市场发育、加大宣传教育,从而使保护农村妇女土地权益的法律法规顺利实施。现如今天涉及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纠纷的案件数量明显增多。在该类案件的审理中,往往涉及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认定问题。极有必要就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认定问题展开研究,通过立法来规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取得及丧失,以便法院在处理此类纠纷时有法可依。

        一、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认定的基本原则

总的说来,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认定,应当以

是否形成较为固定的生产、生活,是否依赖于农村集体土地作为生活保障为基本条件,并结合是否具有依法登记的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常住户口,作为判断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一般原则。

二、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取得与丧失

  (一)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取得

  1、因出生而取得。父母双方均具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或者父母一方具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且依法登记为本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常住户口,则该父母之子女应自出生时起即认定取得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
    2、因合法的婚姻、收养关系而取得。在本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生产、生活,并将户口迁入本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的人员,应认定取得本集体组织成员资格。
    3、其他原因取得。因国防建设或者其他政策性原因,通过移民进入本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生产、生活,并将户口迁入本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的人员,应认定取得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
    (二)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丧失
    1、因死亡而丧失。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死亡,其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自死亡时起丧失。
    2、因迁移而丧失。取得其他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自取得其他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时起,其原有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丧失。
    3、因农转非而丧失。户口迁入城市,转为非农业户口的,自取得非农业户口之日,其原有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丧失;或者,户口迁入其他城镇,转为非农业户口,且纳入国家公务员序列或者事业单位编制(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除外)的,其原有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丧失。
同时,需要明确的是,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是否丧失,应遵循以人为本的原则,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未改变户籍性质和退出承包地之前,一般不宜认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丧失。

三、特殊人员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认定
1、出嫁女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认定。该部分人员应当以是否在配偶方形成较为固定的生产、生活,是否依赖于对方农村土地作为生活保障为基本判断标准。一般来说,出嫁女或入赘男在对方有较为固定的生产、生活,并依赖于对方土地作为基本生活保障的,无论其户口是否从原集体经济组织迁出,均应认定具有嫁入地或入赘地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若其户口仍在原集体经济组织,承包地亦未收回,但本人或者其配偶均外出务工,并未在对方有较为固定的生产、生活,应认定仍具有原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出嫁女或入赘男因为离婚,又回原籍居住生活,但户口未迁回,仍应认定具有嫁入地或入赘地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但在原籍重新分得了承包地的,可以认定为具有原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
    2、大学生等外出就学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认定。该类人员如毕业后在城市形成较为固定的生产生活基本条件,不再依赖于农村集体土地作为基本生活保障,则不应再认定其还具有原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反之,则不宜认定其原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已丧失。
    3、服兵役人员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认定。对该类人员,原则上应保留其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但是对于其中在部队担任干部的,或者按政策应当进行转业安置的士官,一般则应认定其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丧失。
    4、劳改、劳教和服刑人员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认定。对该部分人员仍应保留其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不应因其违法行为丧失基本生活保障。
    5“空挂户”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认定。非因生活需要,而是出于利益驱动或其他原因,仅将户口挂在集体经济组织的,俗称“空挂户”,不应认定具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
    6、回乡退养人员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认定。将非农业户口迁回原籍,成为农村户口,但不承包经营集体土地,而是以退休工资等其他稳定性收入作为基本生活保障的回乡退人员,应认定为不具备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

四、村民会议民主表决或该村民出具放弃保证是否会导致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丧失,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村民自治的前提是村民集体讨论决定的事项不能侵害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合法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七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第三十三条的规定,村民自治章程、村规民约以及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的决定,不得侵害妇女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中的各项权益。根据这一规定,村民的民主表决若违反法律的规定,应当是无效的行为。

【典型意义】

通过查阅有关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认定相关规定,并未发现有统一的认识,遍观各地的做法,常常是对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认定出台各类办法或会议纪要,难免给司法实践带来困扰。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通常具有以下四个特征:1、具有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户籍;2、生活居住在该集体经济组织地域内;3、该成员以该集体经济组织提供的农业生产资料进行生产经营活动,并以此收获为其基本生活生存保障;4、履行该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应尽义务(如缴纳税金,承担村提留、乡统筹费用和农村义务工、劳动积累工等)。

 但是,随着经济社会的飞速发展,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对土地等生产生活资料的依赖在逐渐削弱,实践中,如果严格按照上述四个特征来认定是否具有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未免失之过严,不利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的保护,司法实践中,出嫁女的村民待遇问题应根据客观实际情况,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以法律意义上的权利和义务相一致为原则,结合户籍地、土地使用权、履行村民义务和与集体经济组织的联系等客观实际情况,综合审核,公正判定出嫁女是否具有分配承包土地补偿费的村民资格。

 最后,建议判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应遵循其是否依赖农村集体土地作为生产生活保障的基本条件,有无在其他地方或者部门取得替代性的生活保障或稳定收入来源。并建议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具体、明确的司法指导意见,通过对具体案件的解析可以发现 ,只要把农地承包权定性为物权 ,则不论其权利主体的性别如何 ,都可有效利用其物权性效力对抗干预或侵犯其权利之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以下简称《农村土地承包法》)第 30条和第 54条除了具有高度重视农村妇女权益保护的价值宣示作用外 ,并无法律适用上的实际价值 ;第 30条的规定本身也存在弊端。此外 ,在妇女作为家庭成员共同承包农地时 ,为增强对其权利的保护 ,需要在《农村土地承包法》中增设关于妇女出嫁时承包户分割承包地的特别规定,以统一裁判尺度,更好地维护涉案人员的合法权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主办单位:广西南宁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 电话:0771-5816999 传真:0771-5816555

地址:滨河路1号火炬大厦  邮编:530007

桂公网安备 45010702000488号 桂ICP备05007041号 网站标识码:4501000036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方式  广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